首页 欧洲联赛正文

重读金庸,重新认识他笔下的人物,我们这才发现,儿时以为的那些盖世英雄,原来一个个都有说不出的苦楚。我们那时只看得到他们合租的日子行云流水的武功、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或是仗义豪情的胸襟,到如今却明白,他们也不过是这尘世间的芸芸众生。

前不久97版《天龙八部》在浙江卫视的重聚。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是鸠摩智最驻颜有术,他和22年前根本没啥差别啊。



三兄弟里,重聚的官方cp只有段誉和王语嫣。



仔细想想,如果有一个排行榜是#金庸小说里最不被看好的爱情CP#,我猜王语嫣和段誉肯定排名榜首。

令狐冲爱不爱任盈盈还是个谜题,但是王语嫣和段誉相不相爱?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们不爱彼此。



写一段相爱的爱情当然不容易,写一段不相爱却强行在一起的感情,也需要功力。

金庸出手不凡,细思之,这段感情似乎跟《红楼梦》有一些些微妙联系,我们可以对应来看看。

段誉身上很显然有几分“贾宝玉”的影子。



宝玉不要功名利禄,只想游弋在女儿国。

段誉无学武之志,讨厌打打杀杀,也不想继承皇位,只想做个自由人。

宝玉每日“姐姐长妹妹短”个不停,哄着女儿们,甚至对着那墙壁上的女儿画像都可以自言自语说上半天;他因为林黛玉无玉而摔玉,嘴里嚷着,现如今来了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玉,我要了这东西干嘛。



段誉更是如此,一路上到处认妹妹,而段誉嘴里“神仙姐姐”有多么相似,在王语嫣面前伏低做小,更不用说李秋水那副画像勾去了他的魂魄。

若说王语嫣与段誉伊人情的这段感情,金庸没受《红楼》影响是绝不可能的,只是金庸巧妙在“相似”的表象下调转了整段感情的实质。



初见的“各怀各梦”

中国小说的惯用手法,重点人物亦或者互相密切关系的人物出场都会通过对方的目光进行一段描写。

《红楼梦》里,贾宝玉出场的时候的形象就是通过林黛玉的眼睛来表现的:

黛玉心想,这个宝玉不知是怎样个惫懒人呢。及至进来一看,却是位青年公子: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戏珠金抹额,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谢中舜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鼻如悬胆,睛若秋波,虽怒时而似笑,即视而有情。项上金螭缨络,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黛玉一见便吃一大惊,心中想道:“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的,何等眼熟!”

紧接着就是宝玉对黛玉的看: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肉宴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

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

西子胜三分。

宝玉看罢,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金大侠也算是学贯中西的文豪,而且以这段恋情如此接近宝黛,那么金庸不可能不在段誉和王语嫣身上运用这个手法。

书中段誉见萧峰的描写都是严格遵照此描写的:

西首座上一条大汉回过头来,两道冷电似的目光霍地在他脸上转了两转。段誉见这人身材甚是魁伟,三十来岁年纪,身穿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段誉心底暗暗喝了声采:“好一条大汉!这定是燕赵北国的悲歌慷慨之士。不论江南或是大理,都不会有这等人物。包不同自吹自擂什么英气勃勃,似这条大汉,才称得上‘英气勃勃’四字!”

那大汉桌上放着一盘熟牛肉,一大碗汤,两大壶酒,此外更无别货。可见他便是吃喝,也是十分的豪迈自在。

这一段,连叙带评,都是段誉本身,而不是别人眼中见到的萧峰。



而作为段誉的“神仙姐姐”,书中的描写:

他一见到那位小姐,耳朵中“嗡”的一声响,但觉眼前昏昏沉沉,双膝一软,不由自主跪倒在地,若不强自撑住,几乎便要磕下头去,口中却终于叫了出来:“神仙姊姊,我……我想得你好苦!弟子段誉拜见师父。”

眼前这少女的相貌,便和无量山石洞中的玉像全然的夫君楼一般无异。那王夫人已然和玉像颇为相似了,毕竟年纪不同,容貌也不及玉像美艳,但眼前这少女除了服饰相异之外,脸型、眼睛、鼻子、嘴唇、耳朵、肤色、身材、手足,竟然没一处不像,宛然便是那玉像复活。

那少女还道他是个疯子,轻呼一声,向后退了两步,惊道:“你……你……”。

很显然,段誉眼里没有看到王语嫣本体,他看到的是无量山石洞中李秋大唐白衣战神水的画像的现实替代版,所以段誉整个注意力都在两个人“像”上,脸型,眼睛,鼻子,嘴唇,耳苍猊吧朵,身材等的对比项。



而王语嫣眼里的段誉,只有一个感想,一个疯子,如此而已,连钟灵木婉清对段誉的第一印象都比王语嫣的评价要高。



两个人眼睛里都没有见到对方本身,跟“宝黛相见”两人异口同声的“唉,这个人好像哪里见过”形成明显的对照。

由此可见,这对CP从最初的一刻开始就是“各怀各梦”的了。

王语嫣的“仙气”有点假

林黛玉在《红楼梦》中是“仙气儿”的存在,所以,读者只知林姑娘弱柳扶风,穿什么衣裳,吃什么菜,前八十回我们是不太知道的,前八十回描写林黛玉的衣服只有两次,还都是雪天穿得非日常化服饰。

王语嫣本身在《天龙八鼓,圆通官网,挣钱部》全书中就是一个奇异的存在,不会武功却通晓天下武功精要,随便一眼,就能看出高手的破绽。

这不是神仙大概也难以做到了。

但是真正是不是“神仙”,跟俗人不同,还得论一论她的灵魂是否真正出尘脱俗。

犹如林黛玉不劝宝玉读书,把北静王送的东西往地上一扔,臭男人的东西,我可不要。

王语嫣则值得琢磨。

众所周知,王语嫣只爱她的表哥慕容复。



她爱他什么?

当然,她跟表哥陆道长很忙青梅竹马。在遇到段誉之前,王语嫣没有离开过太湖,最远也就去燕子坞,这还是童年时候的了,她所能接触到的男人,除了慕jpsp容复,也就四大家臣了。

也有对王夫人的无声反抗,少女怀春和叛逆。

这些都成为一种可能,但是,还没有到问题的核心点:

那就是王语嫣认同慕容复要做的事(即是价值观),慕容复在她心理是英雄性的存在,是供她仰望的,表哥英俊潇九尾忆情洒,满名天下,心胸壮志,这些才是王语嫣真正爱慕慕容复的原因。

而她对段誉书呆子般的“情痴”,则是根本不能理解,甚至感到拘束,就如同她初见他就觉得他是个疯子一样。

段誉的目光一碰到其中一个女郎的脸,便再也移不开了。那少女自然是王语嫣,她轻噫一声,道:“你也来了?”段誉道:“我也来了。”就此痴痴的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王语嫣双颊晕红,转开了头。



看,大庭广众之下,段誉这么毫无顾忌的看着王语嫣,王语嫣是不自在的。在西夏的时候,段誉莫名其妙的下跪,更是让王语嫣内心充满失望。

她本来能理解和喜欢的也就是慕容复那种更接近大众心中的“强者”,所以王语嫣只要表哥在场,眼里就没有段誉了。

乃至到了西夏,王语嫣已经被慕容复伤得跳崖,她对段誉依然是没有感觉。

王语嫣心中一凛,只觉他这一句轻描淡写的言语,实是对自己钟情到十分。但她一片心思都放在慕容复身上,一时感动,随即淡忘,叹了口气道:“你不知我表哥的心思。

最后王语嫣是跳崖一次未死,跳井又一次未死,而且慕容复在旁边都没有去救她,才真正的心灰意冷,死心了,转头段誉还在伏低做小,于是王语嫣退而求其次,接受段誉了。

而当她接受段誉后,她开始思量自己的真实处境了。

钟灵突然指着东北角,失声惊:“啊哟,不好啦,那边有瘴气升起来了,那是什么瘴气?”各人顺着她手指瞧去,果见有股云气,袅袅在林间升起。

巴天石道:“姑娘,这是烧饭瘴。”钟灵担心道:“什么烧饭瘴?厉害不厉害?”巴天石笑道:“这不是瘴气,是人家烧饭的炊烟。”果见那青烟中夹有黑气,又有些白雾,乃是软烟。众人都笑了起来,精神为之一振,都说道:“咱们找烧饭瘴去。”钟灵给各人笑得不好意杨小棺思,胀红了脸。王语嫣安慰她:“灵妹,幸好你见到了这烧饭……烧饭的炊烟,免了大家在树顶露宿。”

王语嫣在这“烧饭”的停顿非常值得玩味,可能她也是想跟众人一样嘲笑下钟灵的。



但是钟灵是段誉的妹妹,而她想现在可以依靠的也就是段誉这边的人了,于是,话题一转,说了一句乖话,这是王语嫣从“仙气飘飘”转入“接地气儿”的明显表现

这种“退而求其次”的表现更是强烈映照了林黛玉的“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所以,在“神仙姐姐”的表象下,其实王语嫣完全是世俗的主流类型的女性。



段誉的“情痴”也不真

段誉表象的确,对着李秋水一副画像,即可以下跪膜拜。

过了良久,禁不住大声说道:“神仙姊姊,你若能活过来跟我说一句话,我便为你死一千遍,一万遍,也如身登极乐,欢喜无限。”

只是,仔细一看,便觉得多少跟贾宝玉之痴,有些分别。

及至段誉看到北冥神功里的画像:

嫣然孙兴老婆微笑,眉梢眼角,唇边颊上,尽是妖媚,比之那玉像的庄严宝相,容貌虽似,神情却是大异。他似乎听到自己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动之声,斜眼偷看那裸女身子时,只见有一条绿色细线起自左肩,横至颈下,斜行而至右乳。他看到画中裸女椒乳坟起,心中大动,急忙闭眼,过了良久才睁眼再看。

段誉即使对着画像也有男性的性欲考虑,而在贾宝玉身上,更多的体现的是“意淫”,宝玉对着画像里的美人,不过想的是,外面都在热热闹闹听戏,你一个人如此寂寞,我来陪你说说话。



段誉的表象的“情痴”,与其说对“美”的至高要求,不如说是对“美色”的至高要求,这种“美”还带着肉欲,而不纯粹带着审美性。

而真实的骨子里,段誉很有可能就是他爹“段正淳”的翻版,只不过在小说里并没讲川菜烹饪大师刘冲到后期。(白蚁君小时候的初恋男神啊,现在看还真可能又会是个风流浪子....好在最后出家了,没成为第二个段正淳)

段正淳爱一个惹一个,段誉亦然。

对钟灵性欲的表现:

想到钟灵,伸手入怀,摸出她那对花鞋来在手中把玩,想像她足踝老公请原谅我纤细,面容娇美,不自禁将鞋子拿到口边亲了几下,又揣入怀中金红杨。

对木婉清口头的占便宜,不否认木婉清是自己妻子:

木婉清怒道:“你不听吗?我是你的妻子,也就只想着你一个,别的男子,我都当他们是猪、是狗、是畜生。”段誉微笑道:“我可不能。”木婉清伸手欲打,厉声问道:“为什么?”段誉笑道:“我的妈妈,还有你的师父,那都不是‘别的女子’吗?我怎能当她们都是畜生?”木婉清愕然,终于点了点头,说道:“但你不能老是想着钟灵那小鬼。”

段誉比他爹更无情的是,他以他心中想象徐昌浩的最高“美色”来对比轻视真实身边的女人。

段正淳至少此刻把这个人看成这个人来爱,段誉不是,他是忽略这个人本身的,把这些人都当做替代品,区别不过是十分之一程度替代品,还是百分之百相似的替代品。

当他跟木婉清两个人被段延庆关在石洞里下了春药后:

段誉情知和木婉清多说一句话,便多一分危险,面壁而坐,思索‘凌波微步’中一步步复杂的步法,昏昏沉沉的过了良久,忽想:“那石洞中的神仙姊姊比婉妹美丽十倍,我若要娶妻,只有娶得那位神仙姊姊这才不枉了。”迷糊之中转过头来,只见木婉清的容颜装饰,慢慢变成了石洞中的玉像,段誉大叫:“神仙姊姊sis0001,我好苦啊,你救救我!”跪倒在地,抱住了木婉清的小腿。

而当有了王语嫣这个最接近理想中美色模板的时候,段誉就把之前的钟灵木婉清全部丢到九霄云外了。

而且对王语嫣的“追求”,与其说是痴情,不如说是无赖,反正是缠着不放手。

王语嫣最后妥协了,露出了“神仙”真面目。

段誉也是如此,露出了“情痴”真面目。

与此同时,段誉还露出了他其余的生命本质:

不愿意习武,最后练了凌波微步.

不愿意继承家业,最后继承家业。

段誉生命的妥协跟贾宝玉死也不听劝不读书的性子,依然是精神实质的对照。



从以上也可以充分得出,我之前为什么说三联版《天龙八部》是最佳版本,比新修版本出色得多的缘故。

新修版“让王语嫣回到慕容复身边去”,太直白无意蕴,而且体现了不了整本书的“求不得”宏组词。

毕竟,“求不得”不只是指,你想要的,你得不到。

比如阿朱萧峰的痴情,比如慕容复的复国野心。

它还有另一种解释,你本心不想要的,你迫于无奈,也接受了

比如虚竹破色戒,还比如王语嫣与段誉的辛苦凑CP。

王语嫣明知自己不爱段誉,但是眼下,也只能这样了,段誉至少伏低做小,伺候周到。

段誉也不爱王语嫣,但是毕竟作为一个他寻求的最接近原版的相似版满足他的情感投影也是好的。

毕竟对大部分人来说,向“主流”妥协,方是生命的本质。

你说他们有错么?在我看来也未必,毕竟芸芸众生大都如此,这两人的性格也能算上乘了。

可惜的是我们童年时单纯美好的记忆,却随着社会阅历的增长,时过境迁。

重读金庸,也是乳照再重读过去。

你对金庸大大的小说有什么感想吗,一起留言讨论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